我哥在西藏呆了八年。讲几个他的故事吧。

2013年,我高三。刷题到半夜,看着旁边堆起来的复习资料,顿时感觉茫茫人生,好像荒野。拿起手机翻通讯录给我哥打了个电话。平常他是我的正能量天使,第一时间想到了他。

听了一阵我的抱怨,他说,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干嘛去了吗?我好奇,他说,守尸体。

西藏那边的地理环境大家都知道,地形复杂,地势险要。那天一辆货车载了八个人,在上山的途中翻车了。车跌落山谷,车上的人无一生还。人民解放军光荣地承担了下山找尸体的任务,我哥就是其中之一。西藏那边有很多无人区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他们把尸体从山下弄上来之后,已经天黑了。西藏有狼,为了防止尸体晚上被狼吃了,人民解放军又光荣地承担了看守尸体的任务。

十二月的西藏,荒郊野外,他们生了一堆火。对面是一闪闪的绿色,狼眼睛发出的光芒。而旁边是八具尸体。

我当时觉得,我没有资格抱怨。

他探亲假回家带我去游乐场。他神色淡定去蹦极,我扭捏着不敢。他说经历过那么多次生死一线间,写了好几封遗书,这个有保护的娱乐项目算什么。

2008年藏独的时候,他就在那里。每天提心吊胆到最后横竖一条命。他说按照要求,在出任务前写好遗书,虽说没有抱着必死的心态,但每次都有要当烈士的准备。他说每次安全回去撕遗书的那种感觉,捡了一条命,活着就侥幸。

他看到电影里夸张的枪战场面都会冷笑,他经历过的比这艰险,只是没有电影里那么有视觉冲击力。

有一次一个走私团伙贩卖一樽金佛,他们接到任务去拦截追捕。他说哪有电影里那么淡定,子弹打在你脚下的时候,脑子里都是空白,只是机械地在完成接下来要做的动作。死亡是多么严肃的课题,哪有人能够真正把生死置之度外。

中国的艰苦地区,社会也不太安定。艰苦地区的部队不仅要面临严峻的地理环境和资源匮乏,更重要的是要承担更多的责任,面对更险恶的社会环境。

自然的艰苦容易克服,人心叵测才是真正艰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