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2年初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无比绝望,六年的时间里,他带领这个小国孤独的挑战着整个欧洲基督教世界。哈布斯堡帝国、法国、沙皇俄国、西班牙,他赢了一仗又一仗,可是敌人似乎无穷无尽。回头看看在汉诺威全程挂机打酱油的盟友英国,曾经无比中二的老腓只能摇头叹气。古代人打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“神转折”的事?(图1)

现在反普鲁士盟军已经向柏林进发,自己的国家已经没有继续战争的能力,波罗地海最后的出海口科尔贝格也在俄军的猛攻中陷落。外无强援,内无出路,腓特烈同志觉得是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了,战败被俘的耻辱是绝不能接受的。他提笔给自己的姐姐威廉敏娜伯爵写了一封信,当做交待后世,甚至他已经做好了自杀不成而被俘的准备:

假如我战死了,一切事务必须丝毫不变地照常进行,……假如我不幸被俘,严禁为我个人抱有丝毫顾虑,或者对于我在被俘期间所写的片纸有丝毫准重。古代人打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“神转折”的事?(图2)

写完信的腓特烈二世疲倦的闭上了双眼,近五十年的人生自己不停的抗争着。少年时抗争父亲包办的婚姻,和好友出逃英国被抓获,害的好友被杀;青年时接过王位,抗争对士兵的不公,解散父亲创建的巨人军团,赢得了“士兵国王”的美誉;再后来,他代表自己的国家抗争欧洲的权力分配,他要更大的权力,甚至不惜诉诸战争。现在战争已经打了六年,国家和自己都已经疲惫不堪,自己似乎又一次上演了古希腊的英雄悲剧,也好!那就轰轰烈烈的战死吧!日耳曼永不屈服!古代人打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“神转折”的事?(图3)

亲卫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腓特烈二世的沉思,进门后卫兵递给他一封信,俄国送来的。愤怒攫取了腓特烈全部的神经,他向卫兵怒吼:“俄国佬想羞辱我吗?!我们还没有战败!我和我的王国会战斗到最后一刻!”古代人打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“神转折”的事?(图4)古代人打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“神转折”的事?(图5)

卫兵神色古怪:“陛下,不是劝降的,新任沙皇彼得三世宣布俄国退出战争,并且切尔尼谢夫将军带领那两万精锐俄军将转交您来指挥。”

腓特烈的脸瞬间变成了大写的囧字:“卡尔(彼得三世的德文名字)的脑子坏掉了?”

卫兵:“沙皇陛下请特使转达向您的敬意,他说是您忠实的崇拜者者,不能允许向您举起刀剑。”

受不了这种强烈转折打击的腓特烈有点眩晕,他迟疑的问卫兵:“就是说进攻我们的主力部队现在变成了我们的人?这仗我们翻盘了?”

卫兵点头:“是的,陛下!”古代人打仗有没有发生过什么“神转折”的事?(图6)

腓特烈实在受不了画风如此快速的转变,幸福的晕了过去。就这样,被称为“勃兰登堡王室奇迹”的事件发生了,脑残粉拯救了一代名将腓特烈大帝。七年战争的胜利让普鲁士一跃成为欧洲五大强国。

我还能总结什么?看多了欧洲历史,我只能说逻辑什么的都是扯淡,在那帮思路清奇的欧洲佬身上,啥事儿都可能发生。当然,即使在以扯淡著称的欧洲史里,这么扯淡的翻盘也是奇迹,只能是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