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主你好,我是汶水田野,很高兴回答你的问题。

提到六七十年代走亲戚这事,我感觉应该提一提,写一写。因为,现在的年轻人,对于那时的生活,好多都不理解。对于那时的生活,我还是记忆犹新的。尤其是过年,最兴奋的当属少年儿童了,可以放炮仗,可以穿新衣服,可以有好吃的,最高兴的要属跟着大人走亲戚了。

六七十年代,那是人们在经历了大跃进、大炼钢铁后面临的生活困难时期,老百姓的日子那叫一个苦,粮食产量极低,还要保证上交国家和集体,真正分到农民手里的,只能维持大半年的吃饭。因此,老百姓不得不节衣缩食,想尽办法弄些树叶、菜邦、菜萝卜樱子、萝卜干、地瓜秧子、地瓜干等凉晒起来,解决缺粮时的饥慌。平时,就只有玉米面和各种落菜混吃,小麦白面粉那是只有在过年才能免强吃个三两频的高标准享受了。

记得那时侯,每到过年,生产队会杀一头猪,分给社员们过年,一户也就分一斤多肉。再就是每户分得二十多斤小麦,母亲们就抽闲时间用石磨磨成面粉准备过年,还要分出白面和混面;再加上每户分得十几颗大白菜,过年的东西也就基本准备齐了。肉和白面也就是年三十晚上能吃一顿,其余的就准备年后侯客了。

那时侯,小孩们最高兴的事是年后跟着大人们一家一家的走亲戚做客人了,因为,这样可以天天有好吃的,还会有磕头钱。走亲戚的礼品那是与现在的无法比了,由于那时生活家家都很困难,亲戚之间平时都很少见面,因此,都非常重视,礼品也就会宁可自家少吃点,也不能太寒酸。但是,基本上是家家户户都样,由于是大集体时代,没有穷死的,也没有富裕的,大家的生活差距不大。家家拿得出的就是白面馒头五六个;口酥饼干一包,用包装纸手工包制,上面压上一条红纸,以示礼品;挂面一捆,就是现在的细面条,二十多公分长,鸡蛋那么粗一把,九把成一捆,同样上面压一条红纸,以示礼品;再样就是一斤油条,年根底用小麦换的。就是这几样礼品,年后是走了这家串那家,到后来,挂面和口酥饼干都不完整了,成了碎品。这时,大人们才啥得让爷爷奶奶们吃,也没有小孩的份,爷爷奶奶们就偷着给我们这些孙子辈的吃了。

那时,由于老辈们人口多,所以家家亲戚也就多。从大年初二开始,除了走亲戚就是在家侍候客人,一至到过了正日十五,生产队里开工,才停止。那时侯,跟着大人走亲戚都是两条腿跟着跑,近的五六里、七八里,远点的十多里地,可也得走着去,大人们用一个玉米皮编的蓝子,装上四样东西,上口盖上块干净毛巾,手提着就走起来,到了亲戚家,最高兴的是长辈们给磕头钱,现在叫压岁钱,可没现在这么多,多的也就是二三毛线,少的也就一毛钱,但也有不给的,那就是亲戚显得较远的婊了再婊的亲戚。

那时候,不知啥原因,家里来客人,妇女和小孩是不允许和客人块坐在桌子上吃饭的。只有父亲、爷爷奶奶这一级别的才有资格陪客人喝酒、拉呱、吃饭。女人负责做菜做饭,小孩负责端盘子上菜,完了,只能在饭屋里等客人吃完饭后,吃他们剩的菜汤子。那时,本来条件差,来客也就是大白菜变着法的炒几个,再就是豆制品:豆腐、豆腐皮,好点的家庭会买点小鱼吃。所以,这五六个菜,等客人们吃完也就剩下菜汤子了,这样,小孩子们也很是高兴,毕竟还是有油份的,比吃咸菜好多了。

往事不堪回首,一慌半个世纪已走过,现在的生活,今非昔比。鸡、鱼、肉、蛋、奶是满足供应,新鲜的瓜果蔬菜四季不断,各种山珍海味是玲啷满目,白面馒头没菜就着都咽不下,生活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殊不知,这些变化得易于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和市场经济体制约建立;得易于党和政府对老百姓生活的关注、关心、关爱所致;得易于中国共产党一代一代的坚强领导所致。我们应该有所知足,有所感动,更有所感恩。因此,如今的年轻一代,一定要珍惜现在的生活,也不要怪罪老人们对你们大手大脚的花钱的多嘴多舌,为了下一代,为了明天生活的更加美好,我们仍需勤俭节约,杜绝浪费,今后的路还长着呢。我们仍需努力工作,砥砺奋进。